memory

昀昀是天使!

第一次做灯箱,趁双十一买的现成的图纸木框工具,动手刻出来感觉还不错哦~之前也看到了灯箱教程和图纸,下一次来个全部DIY的😘

脱离了楼诚,取关了68个太太。

记得当时疯狂迷恋的时侯,粮多的吃不过来,什么类型应有尽有。特别开心的存起来,关注了一票儿太太。那时候觉得能爱的很长。却忘了这种cp嗑药的疯狂与迷幻感也会过期,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曾经等养肥的文都完结出本了,我却没兴趣看了。

曾经佩服的作者大大们,希望江湖再见!

iBetterMe - 零基础如何自学手绘?某种程度说,兴趣=天赋(分享自知乎网)http://zhuanlan.zhihu.com/p/21444839?f3fb8ead20=5c68a898063c179c593260cca1821229

  第一次弄纸雕,不会用力刀片废了好几个QAQ还刻的手疼。
  我是一把小黑闯天下啊,纸雕灯笼用的250g的珠光卡纸,再垫上70g的复印纸,刻着感觉人生受到了怀疑>:-<
P7灯笼剩下的边角料做了一顶王冠👑
P8马上要雕的大本钟!

戎马生郊,王路未夷——致《梁帝》

又是一把刀

陆放:

 @十二万  @别作死 


向太太表白,血泊举心。今天太晚,写得匆忙,说不定有错字qwq




------------------------


一、前缘




哈哈哈这个标题是不是太狗血了。




《梁帝》这个题目,一开头又是萧选,自然而然会让人联想到这是父子几代梁帝的故事。一方面,父辈在这个故事里是子辈的源起;另一方面,是蔺春风和陈大方的一条线引到了这个故事。


qwq……春风啊,看了下才确信又被十二万太太捅了一把刀。


另一个前缘是,也算是看了春风和大方的故事,才认识了十二万太太。这个号一开始本来是为了发写给太太的表白注册的呢,第一篇文章就是给十二万太太的2333333


缘尽至此。




开局是一个赌。虽然从一个小赌到人生最打不起的赌,三个人从开始到最后,谁也没有赢。


琅琊阁始建,第一份榜单,江湖第一次波澜。就像太太说的,这本是小孩子的玩意,最终却成了一个祸患。


太太一直在说黑了所有人,不过我觉得这是很正常的设定啊,一点都不黑。




萧选领的五官中郎将这个职位很有趣,曹丕也当过。


——这是我的自我联想啦。


太太对蔺家源流的解释也很有趣,是蔺相如的后代,又是流落江湖的人。



蔺药师这个人是有点意思的。他要了言阙的玉印和萧选的佩剑,最后让林燮蹲在地上学了半个时辰蛤蟆叫,然后应下了这个差使。



容易让人想起古龙笔下的人物。




开始的布局就清晰明了了。在内,林燮有江湖,言阙领士族,萧选行皇权。对外,大梁的故土在北方,敌人则在四周。


如若不是特定的历史造就了特定的阶层,分割了权力,只怕也不会生出这许多事。


铁山城是一个头,就像春风不渡的蓟州城。三杰赢了一场胜仗,自然都成了梁帝的眼中钉,才有了后来的逼宫。朝局诡辩,攻守易势,都起于此。






二、痴儿




苏鸽主,苏言侯。



然而如果没有充盈胸膛的豪气,一副好皮囊下,剩得也就只有精铁青钢了。






“您找到的是您想找的那个人么?”


松树没动。


“唉,那……您现在遇见的……是哪个人?”


松树还是没动。鹅叫了一声。


“罢了。那我问最后一个问题,您选这里,到底是后悔还是不后悔?”


他把鹅抱在怀里,捂住它的嘴,屏气凝神地看着那棵小松树。


风大起,小松树前后左右一阵乱晃。





山南山北不相见,言侯鸽主,都是龙袍上那个洞。


层层衣物下,是别人看不透的一个洞,烙在那,一个人独处,偶尔有风灌进去,会凉得主人一抖。




萧选的时候,鸟尽弓藏,言阙藏在装疯卖傻送来的绢丝,要还林燮军权,但也要坑他南下受罪,跟萧选说:



跟谁学谁,不好么?



多年后,梅长苏死得蹊跷,萧景琰这个位子坐不稳,言侯回来了。第一子仍然是不容二虎的套路:



不过或许连言阙自己也没发现,两虎争食,却是某人最常用的棋路。



我一点都不反对两虎夺食,即使它问题一大堆,后患或许无穷,但这是效用最高的办法,因为它直直指出人性固有的弱点,并利用这个弱点挑选出更适合掌权的人。


当且仅当这个位置重要到需要如此强硬。


人性利己,就算偶有利他行为出现,但细想来,总归是落在利己的地头上。这也没什么不好,都是为了生存。


还在铁山城的时候,言阙嘱咐林燮,除了军中的内患。后来言阙在一场风雪里晕过去,烧起来,看到的都是洛阳血红的火光,因此也没看到林燮留下的一片血。


但其实他也没有那么在意吧。毕竟他是言阙,他比蔺晨胜在拎得清现状,更看重实效,却输在痴心一片,终是绑在萧选身边一辈子,但临到死依旧彼此不敢相见,不愿相见。


少年时,总该荒唐。


紫金山上,看到的是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停炊断养,易子而食。江南的水再甜,风再柔,终究比不过黄河一捧泥沙。




皇权与士族,一切措施说到底都是因此而起。战乱,国弱,百姓流离,政局不稳,四周虎狼眈眈。


林燮留下的半句话,大梁还需要战士。


林殊说,自己终究还是要姓回林。


一家忠骨,岂可因我而葬送。



他林燮此生,从不知怕字怎么写。直到言阙开了口,他才明白琅琊阁已经成了萧选这皇位上的一根刺,现在到了要拔掉的时候,并且宁肯以江山利益来交换。



先是萧选背叛了紫金山之诺。言阙由着他,是为了一个脆弱的平衡。林燮嗤笑他,是因为他赌言阙最后会落得和他一样的下场。


恍如昨日,他没有输,但谁也没有赢。




我一直在想,那个只有言阙记得的过去,是不是堪比候景之乱的凄惨。所以他费尽心力平衡士族,夺军权,甚至让萧选一步步加强他的皇权。只为了江南不要成为第二个洛阳。


只是结果,依旧见了血。


怎么能不见血呢?




插一句,说说萧景桓和孙舒城。


年轻时死去,其实总好过像萧选,像萧景琰,到了那个位子上,就变成了菩萨一样。


面色不动,心中不知何想,但总不会是一副慈悲心。


其实他们俩太太写得很精彩,只是既然要苏阁主和言侯,就不多说了。


若是照着萧景桓的路子,夺中正官论品之权,不是朝夕可谋的事。士族即使被萧选打压,也不会白白任其鱼肉。萧景琰这一朝一折腾,到了庭生,连言氏都收拾了,也就没多大问题了。


徐徐图之嘛。


孙庐阳走了,我衷心希望他能快意江湖,忘记孙舒城,记得他的哥哥,记得夜风里才志自高,记得年轻时的义气,这就够了。虽然他冷眼里看萧景琰,就像看梅长苏。都是仇人。都没有好下场。


说句实话,四分五裂的江左盟,也的确很像四分五裂各掌其事的大梁。


不一样的在于,江左盟寄生大梁,大梁却有自己的根,不论这是在洛阳,还是在建康。




不要在封建迷信的年代提平权民主了,那样的民主,不过是一个乱世。




于是就要说到蔺晨了。


我的心情很矛盾。一方面我很苏蔺晨,一方面我又实在是很想吐槽他Orz


这篇文里很多地方,都要连着之前蔺春风和陈大方的故事看。


阁主的畏畏缩缩,他的不甘心,他的犹豫,他的刀,他不敢接过的灯,他嘲笑萧景琰领兵的年轻不成熟,他对北燕慕容修的私怨,他埋下的酒,他的指尖花。


他的又一次错着。


如果说大方错在情深,蔺晨则错在执迷。


他欠的四十两三钱,就不应该这么执着,欠了一次,又欠一次。明明知道情债难偿,还是忍不住想再留一会,就多留一会。


他留下来,舍不得萧景琰那条命,到头来还是把自己的心换了他的。


他退让隐忍这么多,他还是送了萧景琰七十二暗哨。他陪他回金陵,弃了他的刀,就像想要抛弃上一次一切横亘在他们之间的不平衡。他抱回白鹅养着,教导庭生,陪着梁帝,做他的客卿。


他忍不住想问言阙那三个问题,但在最后的最后,依旧覆辙重蹈,过不了自己心里那道坎。



有那么一刻,蔺晨是真的觉得,把萧景琰和江山留给彼此,可能是他做过的、最好的事情。






你回来了。


你知我为何回来。


知道,七夕嘛。






“稀客。”蔺晨笑了,“难得不用我去金陵,可居然一时间高兴不起来。人哪,真是不能惯着。”


“你知道我上山是为什么。”萧景琰摩挲着掌心那枚白玉鸽哨。


“知道。”蔺晨上前握住他的手,“今日是七夕。”


怔了怔,春风笑:“是七夕。”





往事重演,反正我是哭成狗了。


上一次他欠你一个解释,这一次终于扯平,你也不必给他解释。


春风不渡。大梦当醒。




我知道,在蔺晨眼里,众生都是平等的。几乎是翻版的“人生而平等自由”,他会为自己因私欲杀人而懊恼,会因为天下决于一人的偏差而不忿。



没有什么理当以牺牲生命作为代价。



这只是一个理想。仅仅只能是一个理想。是不可能实现的理想。


但是我庆幸蔺晨最终坚持着他的原则。这个世上有些事永远无法达到,却不代表他们没有存在的意义。因为有了造梦的人,因为有切实落于凡事普通地尽自己责任的人,这个世界才能一点点往前挨。


在春风和大方的世界里,我替阁主哭,是因为他在那个世界找不到一个知己,为了自己的理想,他不能再选择萧景琰。他听满城风哨,他烧了琅琊阁,他是世人眼里的疯子。


以至于在这个故事里,他听出来风筝上绑着的不是风哨,是马贼掠来的孩子。


以至于在这个故事里,他为了他的理想,再一次和萧景琰两相别。我几乎想骂他活该。


执着。


爱欲。


理想。


我苏鸽主,因为无论何时,他始终坚持他的原则。我想吐槽他,因为那么通透的一个人,却因为爱,相信覆水重收的屁话,到头来,惹下他和萧景琰第二次离爱离恨。


他在春风里迷了。




说起来,萧景琰的眼睛,像静妃,兜兜转转,静妃又是林燮找来的。


萧景琰又有言阙的眼睛。


这三家人,真是互相坑。




陛下啊,你还记得万千盏水灯,你还记得兔子灯,你还记得那只走失的白鹅。


其实无关乎你是故意还是成心,负了彼此,只是不知道被推着走,渐渐地就看不见对方了。


那根红线两端绕着你们,只是中间曲曲折折。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还是哭了。不多说了。自己又有什么资格红着眼睛指着蔺晨说三道四。


“人怀爱欲不见道者,譬如澄水,致手搅之,众人共临,无有睹其影者。人以爱欲交错,心中浊兴,故不见道。”




最后的最后想问,想问言侯,想问蔺晨,怎么知道那个人还是那个人呢?怎么知道萧景琰还是不是萧景琰,萧选还是不是萧选,蔺晨还是不是蔺晨,言阙还是不是言阙?


人总是一直在变的,能用什么来衡定一个标准呢?






三、局




格局不一样,看到的东西自然就不一样了。


就好像一个故事,和另一个故事。春风微醺,儿女情长。这里的故土铁骑,却踏梦而来,流血遍野。


一个故事在江湖,一个故事在朝堂。静鸡鸡吞玻璃。


偏生这块玻璃宏大了那么多,割出一嘴血,却无法怨言。




入坑其实晚,只能以片面之见来夸一夸太太。


我刷文不多,第一眼那么喜欢太太的春风和大方的故事,是因为太太破了写楼诚同人文里一个定式。


那就是对角色的描写流于表面,对格局的描写流于肤浅。塞一个忠勇的名头给萧景琰,却不见字里行间他忠勇在哪里;塞一个潇洒多情的牌子给阁主,也不见文中鸽主勾人在哪里。


连扁平人物的槽也吐不上。之见一抹红,不见黑白灰。


其实这是写文的人都有通病,有的人细腻,有的人更敏感,针脚藏得更好,便不觉浮夸。


一言以蔽之,就是个实感的问题?


其实太太的文里,人都经历了一个正常的变化的过程。


人总是会变的,我无法想象永远不变的人,正如无法想象海不枯石不烂。


人心是复杂的,世上没有什么事是简单的,即使不喜欢,也从没有说一就是一,说二就是二的道理。


从来不相信纯粹的赤子之心,有损才有溢,有缺才有全。


每个人都因为有自己坚信的东西,彼此有了冲突,所以才有了一个好故事。


谁也没有错,谁也不欠谁。


只是因为真实,所以让人感慨。




人物和故事,因为覆水难收,因为前车之鉴,因为如同平常,所有的小概率就是小概率,即使梦回,时光倒流,躲不过的依旧躲不过。


言侯和蔺晨,伤心人,伤心事。他们幸运地有了第二次机会,幸运地以自己所能做的一切去弥补挽救。


但是往事不可追,追之不及。


来世,就别再见面了,世世纠缠,并不是那么浪漫的事。有时分别,不是能更好相爱吗?




虽然一般情况下我都是一个蔺吹,但是太太文里那个用了梦回香的蔺晨却让人不那么欣赏得起来。他太满,为了理想不顾一切;又太痴,为了爱欲不惜提心吊胆地重历一切。


这是他这辈子干过的最蠢的事。


却也是一件让我喜欢他到无法自拔的事。


不是因为他痴情,是因为他也是个犯错的凡人。他执迷轮回,他追求完美,他也希望欢愉,希望君心似我,希望与所爱共白头。


他就是这么傻,又这么玲珑,这么勇敢,却又如此怯怕。




他的手染了血,他的完满最终糜烂,他的君子如玉中了毒,变的怪异而骇人。


他爱萧景琰,爱得不能自拔,爱得筋疲力尽,可也没有丢掉自己。


还有很多的想说的,他还没跟萧景琰说。


他不做梦,因为他知道自己就在一个不切实的梦里。




这次的局不仅只有你们,还是天下,还有百姓。


阁主的确是有些不识时务的。萧景琰没有选择,只能做他的皇帝,这种事,他怎么会不懂。


梦回香,午夜梦回,他累了,想醒了。


而朝堂上的梁帝,却没有退路。




蔺晨替他们做了选择,这个轮回,其实按理来说,早就该结束了。




离爱与欲,何忧何怖?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觉得lof应该加个备注功能┑( ̄Д  ̄)┍

有时候看到好文或者别人推荐的但没时间看的,我都会关注了作者,日后慢慢扫。o(≧v≦)o

然而楼诚太热(°ー°〃)关注好多扫不过来!

然后就进入了
【我为什么关注这个太太】(。﹏。*)
【我什么时候关注的这个太太】
【我记得有篇超萌的文现在好想看哪个太太写的来着】

不停一个一个点进去看_(:_」∠)_然后浪费了好多时间~一刷首页又进入了死循环…………

写给十二万

又插一把刀QAQ

chloec的树洞吐槽花痴专用号:

写给十二万




十二万还有一篇九州没完结,剩下的基本上都平坑了。我就写点什么吧,跪求远游早日平坑,




先说欢遇。


欢遇这个题,看着就是BE,满心满眼的“往古皆欢遇,我独困于今”。


说起来,这个短漫把我捅成刀的是最甜的时候。蔺靖成婚,有5个孩子。蔺晨托着下巴,闭着眼睛一脸得意,得意他的不得不失去。




然后灯火阑珊处,靖王望着兔子灯,望不见那个曾经耳鬓厮磨的灵魂。


再后来,天子死国,当断则断。


只是舍不得一只兔子灯。




黄泉路这么长,漫天都是花灯,他只抱着一盏。




再言陈大方和蔺春风。




从一开始就知道是BE,flag遍布全文。




第一篇讲的是陈大方与蔺春风的相互救赎。被陈大方点醒,他当做为百姓做一些实事,对父亲态度的变化,是他成熟的开始。


陈大方的第二个故事我觉得就是排骨记。他当时还没有完全解脱,于是只是隐晦曲折地讲了一个类似的故事。内涵是一样的,琅琊阁无法控制他们给出信息的后果。他的痛苦是全文都存在的,所以他看似清醒,但是在爱情里活得醉生梦死,逃避现实。他自欺欺人地认为基于金钱的信息平等是优于基于政治地位的信息分配,这个标准的与社会生产力脱节的思想是BE的源头。




第二篇也有反映。他不喜欢死人,更清楚地知道人不能替天行道,这是他血的教训。




排骨记中“春风有意,深宫难锁”是对后文萧景琰的交代。


蔺晨在蓟州开酒馆等着他的几年,他都是清楚的,只是知道谈也没用,不如不谈。春风无意,玉门不度。


至于蔺晨叮嘱萧景琰不要做傻事,我觉得不是flag。就是普通的对比吧,因为萧景琰没有做傻事,他做了正确的决定,所以才会BE。




桃花记是萧景琰对情报系统动心的开始。也是他学会设局的开始,更是蔺晨爱到万劫不复的开始。第二十四节已经很明显了,他设局引祸首出来,但是蔺晨拼却生死也不会让他有万不得已。两人此时拼却生死的理由已经完全不同了。




挂面记很简单,交代了萧景琰对父皇的理解,对帝王责任的理解。


所有人的生日愿望都实现了。蔺晨许愿哑巴叔的愿望能实现,他回家了。他许愿天下泰平,海晏河清,也实现了。萧景琰许愿父皇不要失望,他也实现了。




赖床记更简单,阁主作大死。


火锅记铺垫了各国情报机构崛起的大背景。萧景琰设局第一次算进了蔺晨。这个故事叫蔺晨讲也是第二个故事。萧景琰没有办法料到风箱儿和火炉子会死,这就是蔺晨的担忧。并且他已经很委婉地说明:他为道死,而萧景琰是为国死的人。




花灯记也是铺垫萧景琰对于梁王除掉祁王的理解。早一点遇到蔺晨,他或许会做别的打算。再到一个要开心,一个要成长,其实已经很不一样了。




长枪记flag满篇,不多说。就说三点。


一者,琅琊阁的定价。cost-based principles,当然用comparables估价也是有的。这个模式使得蔺晨可以自欺欺人。他觉得自己这样是公平的,避免了他通过定价而间接替天行道的可能。他对琅琊阁的定义是self-sustain social enterprise,而非charity,这是基于生产力局限。


二者,蔺晨他们唱歌那段。蔺晨唱的是考槃,唱隐者之乐,孤独的快乐,并不寂寞。萧景琰唱的是天作,唱君王的责任。


三者,萧景琰点破蔺晨的自欺欺人,其实是蔺晨思考的开始。他想烧琅琊阁也是这里开始。




庙会记是他们HE的可能。


萧景琰显示出官府高效情报机构的作用,坦诚了自己的用意。蔺晨还在思考,所以避而不答, 用【我们还是在说这件事么?】荡开了,因为他知道萧景琰通透。




鸽哨小记也很简单。


假鸽哨是阁主散的,意在取消靖王手中鸽哨的权威性。靖王猜到了,让列将军去一起查。列将军查到了,萧景琰也知道。只是心软了,所以烧了奏折。


蔺晨送鸽哨给孩子,一颗古登堡之心都要炸裂了,到这儿真的是妥妥要BE的结果,庙会记里HE的可能在这里变得微乎其微。




烟火记是压死骆驼最后一根稻草。




我觉得BE得还算合理,至少从我的角度逻辑上是理得请的。但是感情上的事和逻辑理不理得清是两回事。




我爱你同我要这样做,也是两回事。




我不觉得这里蔺靖最后有HE的可能,如果有一句话HE那就是:萧景琰当年曾想过赴约。




再说衣不如故。


简直是最温柔的一篇。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反用其意,衣不如故,说明两边还是有情的。


一件旧衣,一段旧情。




我没办法忘记特别傻的一段。就是两个人叫彼此的名字,但也只是叫叫而已。


这段的温柔可爱蔺靖文里首屈一指,两个傻人,傻乎乎地相爱。不问前尘,不问后果。相思为引,就问你是不是中了我的毒。




最后的结局还是很温情的。


无论蔺晨在金陵住多久,他都是客居金陵。无论他在江湖的何处,他都在家中。




所幸原作蔺晨形象比较模糊,这篇里蔺晨的形象设定有点类似令狐冲。他是自由的,不应当被一双手扣住他的自由。所以萧景琰放手。




江湖那么大,不是容不下一个庙堂的。对于他们而言,这世上最棒的事,就是曾经爱上过最好的人,就算这段感情最后只剩下一件旧衣服,哪怕这件旧衣服烧了毁了,他们曾经相爱过,就是世间存在过一往而深的明证。






最后说九州,因为……还没有完结,但是已经虐得我打不出字来。




这文修过。原先是大大方方的直叙,九州风物一一列开,叫人目不暇接。


然后重修了,大改。


故事从结尾开始讲,九州缥缈录的写法和口气,作者你出来我们打一架。但这么写更苍凉也更九州。




列战英是一个无翼民,干的却是杀手的行当。我不晓得还有多少人在看九州,就是这不想干的一个介绍,就有十万字的前言可以补充。他年纪不大,可经历一定不会少。未必所有杀手都是鹤雪,但所有的羽人都梦想着回到厌火城。




作为一只魅,蔺晨有着几乎永生的寿数,他与一个寻常人类的爱情,会有怎样的结果,我其实并不清楚。不过我萌过AL。




这段旅程刚开始,其实不应当就这样看到最后。然而我还是没办法忽视这个题目。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这句话适用九州大陆上的很多,姬野和阿苏勒,息衍和白毅,以及刚刚踏上旅程的蔺晨和萧景琰。


他们会遇见什么?




长评跪求九州早日平坑,我吊着一口气被快吊死了……以及……重修=更虐我一定不是错觉!!!!


更完了,我在下面接着更完看完全文的长评……